服务热线:4008-785-512

公司动态

中国钢铁是"脏钢",美国的最干净?钢铁专家一句话

“中国生产的钢铁‘最脏’,而美国生产的钢铁‘最干净’”。很难相信这样不专业且毫无根据的话出自美国政府高官之口。

近日,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和贸易代表戴琪在《匹兹堡邮报》上刊发文章,鼓吹美欧钢铝贸易协定的同时,为中国钢铁扣上“污染环境”“破坏贸易平衡”“冲击美国就业”等罪名。

这并非首次。美国白宫10月底发布的一份简报中也专门指出,美欧达成钢铝贸易协议“将阻止中国的廉价钢铁流入美国”,并称这些“伤害了美国的工业和工人”。

中国钢铁真的是“脏钢”?

“无知且滑稽!”这是出自钢铁行业权威专家的回答。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总工程师李新创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专访时指出,钢铁的行业属性决定了其属于能源、资源和排放密集型产业。因此,谈论钢铁“脏不脏”的话题本身就不成立。一些报道歧视性地指责“中国钢铁”属于“脏钢”就更显得无知和滑稽。

李新创表示,可以明确地说,中国生产的钢铁是世界“最干净钢铁”,现在是、未来也是。

中国钢铁,不只是干净!

且不说讨论钢铁“脏不脏”根本毫无意义,即便就此论事,用数据说话,中国钢铁也丝毫不输任何一个国家。

——横向对比,中国钢铁企业主要废气的吨钢污染物排放量最小,好于国际先进企业。

李新创指出,2019年中国121家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的吨钢污染物排放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分别为0.36kg和0.71kg。

而同期,新日铁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分别为0.81kg和1.75kg,韩国浦项制铁公司(POSCO)为0.61kg和1.08kg,均明显高于我国重点钢企。

李新创指出,目前首钢迁钢排放的实测情况颗粒物0.17kg,二氧化硫0.21kg,氮氧化物0.41kg,优于欧美日韩钢铁企业,是世界最先进的水平。

——再论标准,中国执行的超低排放标准是全球最严苛的。

2019年,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其中提出,2025年底前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的任务目标。

李新创表示,目前,全国有超过230家钢铁企业约6.5亿吨粗钢产能已完成或正在实施超低排放改造,已有29家钢铁企业部分或全部完成改造并按程序在钢铁工业协会官方网站上公示。

中国执行的超低排放标准可以说是全球最严。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此前指出,中国超低排放标准当中,每立方米烧结烟气的粉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为10毫克、35毫克和50毫克。而欧洲上述三项指标每立方米分别为50毫克、500毫克和400毫克,有的指标高于中国10倍以上。日本、韩国每立方米烧结烟气的各项污染物标准也显著高于中国的超低排放标准。

——中国标准的严格体现在钢铁工业的各道工序中。

李新创列举了三项工序:

一是烧结、球团工序。中国钢铁企业颗粒物超低排放限值与德国和奥地利排放标准持平,优于美国和法国的许可排放浓度限值要求。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明显优于欧美的许可排放浓度限值要求。

表一烧结、球团大气污染排放标准(mg/m3)

二是高炉炼铁工序。除新建企业的高炉出铁场烟粉尘排放限值略低于美国外,高炉热风炉、原料、煤粉体统的烟粉尘排放浓度均优于欧美和日本的许可排放浓度限值要求。

微信图片_20211207164855

表二高炉工序粉尘标准对比(单位:mg/Nm3)

三是炼钢轧钢工序。中国钢铁的转炉、电炉和轧钢的烟粉尘排放限值均优于欧美、德国和日本的许可排放浓度限值要求。轧钢热处理的排放限值均优于德国和日本的许可排放浓度限值要求。

微信图片_20211207164858

表三炼钢轧钢工序污染物标准对比(单位:mg/Nm3)

——达标排放,严格执行标准。

根据中国重点钢铁企业综合技术经济指标,2019年和2020年中国钢铁企业污染物综合排放合格率分别为99.93%和98.64%,合格率约等于100%。即,中国钢铁不仅提出全球最严苛的污染物排放标准,而且严格执行这一标准,实施达标排放。

昔日钢铁“霸主”的衰落

美国污蔑中国钢铁行业的背后,是过去20多年来,中美钢铁业力量的“对调”。

现代钢铁工业始于19世纪初期,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

其中,1800年-1885年间英国粗钢产量保持世界第一长达85年;1886年美国超越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并保持84年。

中国自1996年粗钢产量超过1亿吨,成为第一大钢铁生产国以来,已经连续25年粗钢产量位居世界第一,现已是世界钢铁工业的生产、消费中心。